快捷搜索:

有其他的想法最后还是人家孟优说得算可绝对不

  中军大帐中是喊声如雷。众人此时仿佛是看到了己方再一次兵进三江城的样子。
 
   
 
    一日之后,孟优三人在城头上再一次看到城下好几万凉州军士卒,要说他们心里没有什么担心顾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但是人家都已经兵临城下了,昨日更是和己方战了一场,那己方还是略微占了那么一点儿优势呢,所以这个担心顾虑是有,可是却也都没有什么办法。孟优认为汉人那话没错。所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
 
    结果孟优和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却都发现,这今日马超凉州军好像是不准备进攻了,这都这么久了,可他们却一点儿想要进攻的意思都没有啊,这是怎么回事儿?是个什么情况?他们都纳闷了,毕竟之前好像真是没有遇到过啊。
 
    以为以前都是马超让属下将领带着人马攻城,最多就是说几句话,放下几句狠话完事儿。但是最后都是要他属下带兵攻城。
 
   
 
    可是如今却不是这样儿啊。这马超凉州军根本就和其他时候不一样儿,下面如今就一个将领出来了,在最前面。也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攻城的样儿嘛,难道说,这是要……
 
    不可能就一个人去攻城,那不开玩笑吗?古往今来,好像也没听过有人一个人就能攻城的,那可真是,比白日做梦都做梦。
 
    不过虽说对方不是攻城,但是看着样儿,孟优他们却是有了一个想法。莫非这马超如今的意思,是要。斗将?!
 
    这也不能怪孟优他们是如此想法,因为之前以为马超带着人马来。是要攻城。但是结果却不然,这时候凉州军中直接出来一个将领,虽说还没说话,但是看那样儿,这和斗将可真是一模一样儿啊!
 
   
 
    孟优眼神好使,一下就看到了孟达,虽说不是那么太清楚,但是还是能分得清其人是谁。
 
    他心说,自己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好像也是姓孟,叫什么孟达吧。不过他为了确定,还是问了一下旁边的两人,“金环三结、阿会喃,你们看城下的武将,是不是有些眼熟,是叫孟达吧?”
 
    两人闻言是赶紧点头,“是,确实是那个孟达,之前还和祝融夫人交过手呢!”
 
    “对,就是其人,叫孟达!不知道他出来做什么?”
 
    他们两人虽然也想到了可能马超是要斗将,但是他们没有孟优那么肯定,并且他们也想了,这马超如何就能确定,己方一定会和他们斗将呢?
 
    孟优此时点了点头,心说果然就是那个孟达,看来这真是要斗将了。不过马超啊马超,这如此的话,你就打错算盘了啊,因为我军是不会和你们斗将啊。
 
   
 
    不说如今己方是守城的一方,而你们则是攻城的一方,这己方能放弃如今大好优势,而跟你们去斗将吗?这胜了倒是还行,那都好说,可败了的话,那就什么都不好了!
 
    并且孟优心里也清楚,这城下的那个孟达,在这儿,除了自己能稳胜过他之外,无论是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两人可没一个能稳胜人家的,八成是肯定要输。所以这个情况,那还斗个什么将啊,所以自己这边儿肯定是要坚守不出,马超你只能是徒劳而返了!
 
    不过孟优自以为想得挺明白,认为马超是打错了算盘。但是他却不知道,马超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马超真正的用意,当然不会是斗将,他是需要这样儿,而……
 
    但是孟优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就是孟获在这儿,他都不会知道马超他们的想法,所以就更别说头脑还不如孟获的孟优了。
 
    要说孟获让孟优守御三江城,其实也因为他觉得这如今马超没有什么好主意能使出来。
 
   
 
    但是如今这个情况,其实是出乎了他说预料的了,那么今日孟优如果不中计的话,那就说不过去了。别说是他了,就算是孟获在这儿,他都保不齐要中计,所以……
 
    此时就听孟达在城下大喊道:“呔,我乃凉州军帐下孟达是也!南蛮鼠辈有人可敢出城一战,不敢的话,那么哈哈哈哈,你们皆是缩头乌龟!”
 
    这城头上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听得懂孟达话的,也就是孟优能听懂一些,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也算是半懂不懂的吧。反正他们都知道,是没有什么好话就是了。至于城头的银坑洞还有乌戈国的士卒,真就是没有几个懂的。但是听得懂的士卒,却都是火冒三丈,有人就问了,他们倒没去重复孟达的话,但是也大致说了一下。
 
    结果这么一来,传得人多了,这话自然是让更多的知道了。凡是听到这话的士卒,几乎人人都是非常气愤。可是孟优还要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不说话,士卒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因此他们也只能是忍着憋着。
 
   
 
    不过孟优还是有些反应的,只见他用右拳狠狠一砸城墙的垛口,说道:“凉州军雕虫小技,不过却是欺人太甚!”
 
 
第三九一章 孟子敬骂阵引敌(续)
 
    阿会喃此时则问道:“如今我们应该如何?”
 
    孟优闻言是冷笑了一声,“呵呵!如今咱们只要静观其变,不搭理他们即可!”
 
    “是!”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是齐声应是。[八零电子书wWw.80txt.com]=
 
    他们也没什么好主意的时候,自然是都听孟优的。其实就算他们有其他的想法,可最后还是人家孟优说得算,可绝对不是他们。是他们要听孟优的,因为孟优是主将,而不是孟优听他们的,这就是孟获之前的安排了。
 
    此时孟达看城头都没有动静,他只能是继续在城下骂阵,其实这都是在己方众人的意料之中。哪怕他们也都知道,孟优其人说起来还不如他兄长那不到半吊子的谋略,但是要说其人也不是不知道去忍耐,因此,还真是,几乎是不会让其人下来或者派人来和己方斗将。可是己方目的却并不在此,这无非只是个铺垫而已。
 
   
 
    这好戏才刚开始啊,压轴的肯定在后面呢,这是一定的,怎么不会在刚开始就出来吧,那还是不会的,反正在凉州军、在孟达这儿,还没这样儿。
 
    孟达是继续叫骂着,这话可是越来越难听了,从之前个人的人身攻击,到了如今把父母亲人,包括十八辈的祖宗,已经都给加进去了。
 
    要说孟达这人确实。肯定不是个好人,所以他对于市井那些骂人的话,其实还知道得真不少。反正比起一般般的人,他可算是知道多了。马超在后面听着,他也不得不说,这个孟达,还真是个人才,骂人的人才,绝对比己方大多数的将领要强啊。这个确实。所以马超也知道,这看来众人一致推举其人,其实就对了。这么一看,此时是舍他其谁啊!
 
    可不是吗,换一个人的话,未必就有如此的效果了。反正孟达一上。这效果。那明显是好,很好,非常好!
 
   
 
    马超在后面跟陆逊说道:“看来各位的眼光还不错,这子敬如今的表现,倒是比我预想要好啊!”
 
    陆逊闻言一笑,“主公所言极是,这子敬将军的表现,的确是可圈可点。(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这属下之前可不知道,原来子敬将军居然是知道这么多!”
 
    马超也是一笑。心说何止是你陆逊啊,就是我认识孟达也算是近十年了,可也真是第一次知道,其人还有这么一面呢。这看到此时的孟达,马超就想起来自己前一世在菜市场看到的大妈间的骂战。当然了,孟达肯定还不能和超级大妈相比,但是在这个时代来说,他却绝对是属于一流的,这是一点儿都不错。
 
    马超再怎么说,他不止是武艺一流,眼光同样儿是一流的,所以他认为孟达如何,其实就是这样儿了。
 
   
 
    孟优他们和城头的银坑洞还有乌戈国的士卒,听了孟达骂人的话后,能听懂的,听别人翻译的士卒,都是气愤非常,恨不得出了三江城,和孟达大战三百回合。
 
    但是他们没有孟优这个主将的命令,当然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他们也都不傻,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就凭他们的武艺,可能是城下那个凉州军将领的对手吗?哪怕是去了,也只能是让人给杀的料啊,所以……
 
    去了不如不去,哪怕是让人骂,却总比丢了小命强。其实这样儿很是,并不像南蛮这边儿的士卒。因为在异族这边儿,被人如此侮辱,怎么也得,就算不去和对方单挑,但是总得去骂几句,可是……
 
    其实这么说吧,就因为之前孟获的禺同山是接连大败,么己方会败了那么多次,就只胜了人家一次?如果凉州军不强的话,乌戈国的藤甲兵会几乎全军覆没吗?
 
   
 
    如果说凉州军不强的话,自己大王(国主)能待在银坑洞中,脸面都不露,也不出现出来吗?如果说凉州军这都不算强的话,那么到底什么才算是强呢?
 
    孟达骂了一会儿后,他便休息了,毕竟这也不可能一直那么无间断的骂,这骂得都口干舌燥了,所以也得是喝点儿水,然后再继续。
 
    本来这个时候孟优和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他们已经是不准备再在城头上听着城下孟达骂人了。毕竟这看起来,像是自己这几人找骂似的。可当他们刚想离开的时候,却是看到孟达又开始骂上了,不过这个绝对不是最为主要的,最为重要的是,孟达这个时候已经是带着战马,上前了好几步。
 
    孟优一拍城墙垛口,说道:“孟达你怎么不再往前点儿啊,那样儿多好!”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都明白,孟优那意思,只要孟达再往前点儿,那么他就在己方弓箭手的射程范围内了。
 
   
 
    那样儿的话,己方人马一轮箭雨下去,他孟达虽说不一定就死,但是受伤的话,却还是很可能的。这个事儿确实,不是不可能发生的。至少在孟优他们看来,确实是有可能。哪怕之前雷铜带兵攻城,可是他没有被箭矢伤到不错,但是那个,在孟优看来,不过是他运气好罢了。再说了,那时候那么多凉州军士卒都是己方士卒的目标,相反雷铜这个目标就不主要了。
 
    而且也确实,没有规定就说,对方在射程的范围呢,就一听会被己方给射到,这还是有几率的,不过是大小的问题。距离近点儿呢,那概率就大,远的话,那概率自然就下了。
 
    不过这时候孟优看孟达那样儿,好像其人还没察觉什么,他是不知道自己要用弓箭射他了。如果他进入到己方射程范围内的话,到时候看……
 
    孟达是继续骂着,说实话,他也慢慢在实行己方的计划,但是这个不能是太刻意,只能是不知不觉,那样儿最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