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赶紧都散了完事儿那不比什么都好还用的着这样

 
    马超一听,就来了兴趣,毕竟陆逊赞同木马的话,可马超可能把他们两人放在一起比较吗?所以他就知道,陆逊明明知道这个事儿其中的关键,可他依旧这么说了,那么代表什么,这就代表陆逊有他自己的想法啊!
 
    所以马超是忙问道:“不知伯言之意是?”
 
    陆逊拱手说道:“主公,如今我军想破三江城。除了惨胜之外,其他的就是木马之前所说,能与人里应外合。大家都知道这个!只是如今的情况是,我们并没有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对象,能帮助我们!”
 
    众人都不住点头,而马超更是说道:“不错,伯言之言不错,那么这难道有办法?”
 
   
 
    陆逊听了自己主公的话,他就是一笑,“主公,这如今没有这么一个对象。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可不代表以后也没有。而且我军为何不能主动出击,去联系一下三江城内的人呢?比如孟获手下的两个洞主,属下看就很符合我们的条件!”
 
    马超闻言,眼前一亮,心说也是啊,确实是这样儿。如果说非要等他们来找自己,那么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自己也不知道,可己方为什么不能主动出击?
 
    “伯言所说是金环三结和阿会喃?”
 
    “然也,属下所说。便是两人!”
 
    不过问题也来了,此时就听费诗问道,“敢问先生。这如今三江城是守卫森严,我军到底要如何去与两人联系?”
 
    众人一听,心说好,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地方了,这就算两个洞主有那个意思,但是要怎么去联系他们呢?
 
   
 
    陆逊也不住点头,他确实也认为,费诗是问到了点子上,也是最为关键的地方。相信其他人包括自己主公,也都是如此想法。
 
    不过此时他是微微一笑。“这公举所言,确实是关键!不过对此。主公,属下却是有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与各位一说!”
 
    马超一听,心说果然,这陆逊从来是不打那无把握的仗,看来他是早已胸有成竹,所以这才和自己还有众将说出来这个。那么正好,自己也想听一听,陆逊到底有什么高见,也许这便是己方破敌的关键也不一定啊。
 
    马超虽说不是盲目去信任陆逊,但是在如今凉州军大帐中,马超对陆逊的信任,那是绝对能排到前五的。至少比起孟达那样儿的来,马超对陆逊的信任,那肯定是更多。不止是信任其人的为人人品,更是信任其人的本事。
 
   
 
    “好,伯言既然有想法,那么就不如在此说一说!毕竟一人智短,这说出来之后,也让各位都听听看看,这计策如何!”
 
    陆逊点头,然后便把他所想的,都和众人说了一遍,众人听后,有人是不住点头,不过有人也是疑惑着,当然还有人是摇着头。
 
    马超看着众人的反应,他倒是都在所料之中,毕竟陆逊这个计,说起来算是兵行险招啊,这里面可是有很多的东西,如果不是按照己方所预料的那么去发展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就要变化了。
 
    最后马超倒是没先发表意见,而是先抛给了众人,“不知各位听了伯言的话,都有何想法?”
 
    结果一时间,还真是没有说话,众人这个时候不是不想说,只是都不想当那个出头鸟儿,毕竟这个所谓是“出头的椽子先烂”这个道理就连崔安都明白!
 
   
 
    这第一个说话的,你说同意吧,这里面其实有很多东西需要好好去讨论,你要直接说同意,众人肯定都得鄙视你,这都看得出来。
 
    但是要说不同意呢,肯定也不行,如此的话,恐怕就要得罪陆逊陆伯言,这个伯言先生了。虽说也许人家伯言先生不会去计较,但是这个事儿,肯定还是小心一点儿更好,不是吗。
 
    而且无论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你肯定都得说个一二三四五六来,要不然,你就等着被鄙视吧。
 
    结果马超一看,这没人说话,也这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所以既然没人先开口,马超心说,那也只能是我来点名了,看到谁就是谁吧。
 
    结果马超第一个看到的是黄权,于是他就直接问向了黄权,“公衡,你来说两句,之前伯言所说,你觉得如何啊?不用顾及其他,怎么想就怎么说就可以!”
 
    黄权一听,心说自己倒霉啊,真是不想什么就来什么。
 
   
 
    可不是吗,自己刚刚还在想着,自己主公看样儿是要点名了,但是可千万别点自己,别点自己。结果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不想自己主公点自己,结果最后还是被点名了。
 
    没办法,黄权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此时就听他说道:“主公,属下大致是赞同伯言先生所说的!”
 
    马超听后一笑,心说你黄权还挺狡猾的,不过也难怪,这其实也算是如今比较适合的说法了。其实说起来,陆逊所说这些,并不是不能去执行,只是还真得去从长计议才行。
 
    而此时他则问道:“哦?公衡这个大致上赞同,是什么意思?不如详细些说说!”
 
    黄权一听,心说果然啊,自己主公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自己。他都不用看,却都能想到,这自己这些同僚,心里都不一定是怎么笑话自己呢。这可真是,自己还真是,很少有这么窘迫的时候,也实在是自己要如何去说好呢?
 
   
 
    不过黄权是记得自己主公的话了,那就是怎么想,那就怎么去说就行,反正自己的能力有限,肯定不可能一下就能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比陆逊这个还好,那不就可能。但是一些建议什么的,那却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打定主意了之后,就听黄权对自己主公,也当然是对众人说道:“主公,属下以为,伯言先生所说不错是不错,不过其中……如果要是……岂不是更好?”
 
    众人一听,都不住点头,还别说,黄权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如果真是换成了如此的话,那么效果就比原来还要好啊!
 
    就连陆逊也是点了点头,他也知道,黄权真是有两下子,哪怕比不上自己,但是比一般般的谋士,那可是要强多了。而其人也算是益州一系中的一个谋士,一个人才吧,哪怕不是顶级、不是一流的谋士,但是肯定算是个二流的水平。
 
   
 
    马超听后一笑,说道:“好,好啊!公衡这就对了吗,有什么就说什么,别有什么顾虑,那样儿的话,咱们还能讨论出什么更好的计策来?俗话说一人智短,其实哪怕伯言已经是很厉害了,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要大家在一起讨论,那才可以!”
 
 
第三九〇章 孟子敬骂阵引敌
 
    最后马超直接就说道:“各位以为,是也不是?”
 
    众人是齐声道:“是!”
 
    马超对着众人一笑,心说这就对了!像之前那样儿的话,还讨论个什么劲儿啊,赶紧都散了完事儿,那不比什么都好?还用的着这样儿?
 
    听了黄权话后,马超是又问了众人:“各位觉得公衡所言不错,那么不知道各位有没有什么想法?”
 
    众人一听,心说自己主公问完了黄权,这又开始问上自己这些人了。(wwW.qiushu.cc 无弹窗广告)不过他们心里都明白,这自己主公不可能就光让黄权说,自己这些人都不让言语了。那样儿的话,黄权他心里也不平衡啊。
 
    所以这个事儿说起来,还真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才能,毕竟都是同僚。
 
   
 
    这次众人倒是没等马超点名,直接就出来一个说话的,众人一看,这正是雷铜,他们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也不是说那么特别见怪,毕竟雷铜不是那么沉默的人,只是像这样样儿的事儿,在这上面想让他主动说话,确实,还这是不容易。
 
    此时就听雷铜说道:“主公,各位,我以为……”
 
    听了雷铜的话,众人也是不住点头,还别说,雷铜这人,确实是个武将,没有什么谋略不假。可即便如此,却并不代表他就什么想法都没有,至少这个时候,他还知道去动脑,这当然就比不去动脑强千百倍了。
 
    马超此时点头。“雷铜你所说的,我认为我们确实是应该多注意,毕竟咱们去实施这个……”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众人是点头更积极了,没错。因为马超所说确实是对的,因此众人自然都是无不赞同了。
 
   
 
    雷铜说完,马超点头赞同后,他是再一次问道:“不知各位还有何话说,要知道,如今这个事儿对我军来说,确实是很重要的一环,各位好好想想。也许这便是我军能不能破了三江城的关键所在啊!”
 
    此时费诗则出言道:“主公,之前伯言先生所说,公衡补充,包括雷铜将军的提醒,属下认为皆有道理!不过这其中还有一处最为关键的地方,想必各位有的人是想到的,但是也有人会忽略了吧!”
 
    马超一听,是眼前一亮,心说难道你费公举所说是……
 
    果然,就听费诗继续说道:“属下之意。便是……”
 
    还真是,这个确实是之前没有讨论的,但是如今话都说到这儿了。这个事儿肯定也得拿出来说,不是吗?
 
    孟达一听,这不仅仅是自己主公重用自己。这众人也都推举自己去做这事儿,这自己就算是再不想,也得当仁不让啊,必须得答应才行。但是怎么说呢,自己其实也愿意的,这正所谓是“富贵险中求”,危险是存在,但是机会同样儿是有,最后如何,还得看自己怎么去做了。而且也得看天意如何,想来自己不会那么倒霉。
 
    并且自己真就不相信了,己方这么多人,最后讨论的结果,难道还对不了南蛮那些人?
 
    孟达这绝对不是自大,而是对己方众人有信心,尤其是这里面还有陆逊、有自己主公、黄权黄公衡、费诗费公举等等,他们的想法在其中,自己还就不信对付不了孟优他们?
 
   
 
    孟达他倒是不会小看了孟获孟优他们,这是不错。可是他却也不会太过高看了他们,毕竟之前的种种表明,其实孟获也就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而且这事儿他知不知道,那都是两说。至于说孟优,那就更别说了,不是自己小看他,关键是其人还不如他兄长呢,所以……这自己对付他,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了,应该是没有大问题。
 
    看着孟达是挺有信心的样儿,马超自然是心里高兴,不过他还是叮嘱其人道:“子敬不可轻看敌军,不过想来只要按照我们所想的去行事,基本都是没有问题!但是切记,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见机行事!”
 
    “诺!”
 
    对于自己主公的关系,孟达虽说不是那么感动,但是心里还算是很暖,毕竟他听得出来,这自己主公是真心关心自己,这就足够了。
 
   
 
    孟达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但是对于别人的关心关怀,他确实也都记在心里了。毕竟大丈夫当恩怨分明,孟达记得不错。哪怕其人有不少毛病,但却也有着自己的原则,自己的坚持。
 
    马超点头,那意思到时候你就去吧,我还是放心的。毕竟马超也没看过看重孟优他们,只是还是那话,风险和机遇并存,如果没有风险的话,估计这事儿也没有什么机会了。就因为有风险,这个事儿才算是有机会,要不然的话,上哪找机会去?至少如今除了这个。好像真是没有其他了。
 
    之后马超和中间又闲聊几句,然后便和众人说道:“明日便如此实行,子敬是明日主角。大家配合好,演好这场戏!”
 
    “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