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己父亲八纳洞的实力也不弱但是一提到藤甲兵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听到了己方鸣金收兵的声音,雷铜是带着己方人马,不甘心地撤退了。是啊。他可能甘心吗,虽说他没指望一战就夺取三江城。但是每次带兵进攻三江城,好像都是这么憋屈啊。他倒是想过。什么时候自己能真正带兵破了三江城呢,不然的话,真要等着和人里应外合吗?
 
    还别说,他和自己主公的想法,倒是有类似的地方。
 
   
 
    雷铜带兵回来了,来到自己主公面前,和自己主公说了几句,无非就是自己攻城不利的话。当然了,这雷铜确实是认为自己攻城不利,要不然也不至于是这样儿了。
 
    但是对于马超来说,这都是所料之中,所以他不过一笑,“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咱们回营再议!”
 
    “诺!”
 
    雷铜应诺,跟着自己主公和众将,是回了己方大营。
 
    而在城头的孟优他们看到了马超确实是带着凉州军的将士撤退了,他是右手握拳,狠狠一砸城墙垛口,心说终于他娘的撤了,这凉州军给自己给己方的压力还真是不小啊!按照这么下去的话,己方还能守住多少时日?这凉州军要再调兵来呢?这又能守多少时日?
 
    孟优当然不清楚,如今成都已经是无兵可派了,至于说郡国兵,那只能是当炮灰。
 
   
 
    马超带着众将回到了中军大帐,众人都坐下后,马超便说道:“各位,咱们是开门见山,如今这个情况,咱们就算是最后攻城能破了三江城,咱们最后也是惨胜!”
 
    结果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不少人都是叹了口气,他们可都是看得出来这个,不过就是之前没说罢了,这再看到了今日战事之后,这他们感受是更深了。
 
    马超看到众人的表情,他做到了心里有数,然后是继续说道:“那么各位咱们却不得不好好想想,到底如何能破了三江城,而且让我军又没有那么大的损失!这孟获孟优他们不知道,可各位难道还不知道吗,成都如今已经抽调不出人马了!”
 
    众人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啊,这如今成都的情况,他们都有所了解,如今己方就只能用这三万多人,对付三江城内的两万多人。最后能胜也是惨胜,这都不用多说,谁都明白。可是到底要如何,能破了三江城,还不用己方损失那么多呢。这是问题,还是最大的问题。
 
   
 
    马超的话音刚落,一人就操/着不怎么熟练的汉话说道:“主公,属下认为,就应该像上次一样儿,和人里应外合啊!”
 
    众人一听,这语调都不用去看,都知道是谁。还不就是之前投靠己方的木马吗,那木鹿大王的小儿子,除了他还能有谁?
 
    木马平时都跟在马超的身边,因为他本身也没有太高的武艺,所以对于这样儿的人才,马超就像保护陆逊那样儿,也给他保护起来了。毕竟他可是知道,以后对付曹操他们,还真是得靠着这个会驱使猛兽的木马。
 
    而当时看到藤甲兵的时候,可给木马吓坏了。他毕竟是南蛮土生土长的人,所以哪怕以前没有见过藤甲兵,但是还真是听说过,就是听自己父亲说的,所以他印象很深刻。记得自己父亲小时候就和自己说过,这要说南蛮势力最大实力最强的,公认的可能是孟获。
 
   
 
    但是要真说起来,这实力最为强悍的士卒,那却绝对是非乌戈国的藤甲兵莫属。不过因为兀突骨很少和人争斗,所以藤甲兵自然更是很少出现在南蛮诸部的视野之中,但是真正知道了解藤甲兵的人,却从来都不敢小看了他们,并且都是敬而远之。
 
    自己父亲对自己说得清楚,碰到穿着藤甲兵的士卒,就赶紧离他们远点儿,因为只有乌戈国的藤甲兵是穿戴那样儿的。并且这藤甲确实是够邪门,刀枪不入,而且还能避水,这绝对不是一般般的东西能对付得了的。
 
    因此,当木马看到了藤甲兵的时候,可真是把他给吓了一跳。
 
 
第三八八章 马孟起聚众再议
 
    他一看,这不就是自己父亲提到的那个藤甲兵吗,可怎么他们却是跑到三江城这儿来了。mianhuatang.cc [棉花糖小说网]/
 
    木马虽说不太了解具体的情况,但是毕竟他也不傻,所以当他发现是藤甲兵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乌戈国的藤甲兵,就是孟获给找来帮兵助阵的啊。这就和他之前请自己父亲来帮兵,那是一样儿的。
 
    木马所想倒是有对的地方,可是说起来,兀突骨可是和木鹿大王不一样儿,至少和孟获的关系,那就太不一样儿了。
 
    木鹿大王和孟获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就算是点头之交,算是彼此都认识,根本就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而且因为三江城的事儿,最后两人可以说如今都是仇人,这可都是一点儿都不假,如今木鹿大王虽说是跑回了八纳洞,可是他却被孟获给深深记住了,这结大仇了!
 
    但是兀突骨和孟获两人的关系,那可真是,虽说不是亲兄弟,但是比亲兄弟还要亲啊!
 
   
 
    所以木鹿大王和孟获的关系,是不能去和兀突骨和其人关系相提并论的,毕竟这差距,可是大了去了,天壤之别啊!
 
    当木马看到藤甲兵之后,是撒腿就跑,因为他知道,自己父亲可不会骗自己,自己父亲八纳洞的实力也不弱,但是一提到藤甲兵的时候。他眼里也是有不少的害怕,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确实,因为木鹿大王他很清楚。就是自己这猛兽攻击,也奈何不了人家藤甲兵。所以他知道,这要是自己和人家乌戈国的藤甲兵死战的话,最后大败惨败的,那只能是自己八纳洞啊。
 
    而木马最后也发现了,自己主公跑得那比自己还快呢。这时候他也纳闷了,心说难道自己主公也知道这个事儿?知道这藤甲兵是不可力敌啊。这就是传说中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士卒!己方士卒也挺厉害不假,但却还不是人家的对手啊。
 
   
 
    结果木马知道。(棉花糖小说网 Www.MianHuaTang.C&#9自己所想果然是不错,因为自己主公边跑,边下令了,让全军撤退。他也知道。这藤甲兵是不可力敌。
 
    对此,木马是没多问,因为那个时候,都顾着逃跑,谁还有那么多话说呢。而且木马也知道,要是自己主公需要自己做什么或者问自己什么,他肯定就会找自己,和自己说。毕竟他可是看到自己了,而且还让他的护卫保护自己呢。
 
    对这个。木马他确实挺感动的,毕竟都这个时候了,自己主公却还能记得自己,他觉得这是自己主公对自己的重视。
 
    是啊,马超能不对他重视吗,毕竟木马可是能不能大胜曹操他们的关系,所以马超不可能不派人保护好木马。这是看到他了,要是看不到他的话,自己还得让人去找他呢。
 
    并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木鹿大王的原因,这个肯定也是不能忽略掉的。
 
   
 
    毕竟木鹿大王那在南蛮,可也是有那么一号的人物,这他儿子要是因为在自己的帐下,自己保护不利,让其人身死,那么自己之前拉拢木鹿大王的那些,可都要付诸东流了。如果让木鹿大王记恨自己,那么他以后肯定要和孟获一伙儿,拼死也得对付自己,所以这与自己想让南蛮彻底安稳下来的意思,是不符的,所以马超自然不会让木马出事。
 
    当然木马想得简单,他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毕竟他还年轻,说起来经验少,而且还很嫩。如果他有他父亲那个年纪的话,他就什么都明白了,肯定就不会有什么感动。因为马超不是为了他木马,这才让人保护他。说起来,还不是为了他自己吗,归根结底,其实都是为了利益,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他会管你木马是谁?
 
    对马超没有什么用的,他还懒得去管。马超从来没标榜自己是个什么好人,只能说自己还算凑合吧,再说了,在这乱世之中,还有几个好人了?当好人的,早就都死了!
 
   
 
    没听过吗,“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其实这话可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马超知道,这好人还真不是谁都能当的。如果说木马没有什么本事,又不是木鹿大王的儿子,只是自己的一个普通属下的话,马超也许也能让人保护他,但是肯定没有这么着急,也不会让那么多人去,这就是差距。
 
    就因为身份,因为其人的本事,这就不得不让马超去重视,不得不让他去派很多人去保护其人才行。要不然的话,对自己是没有半点儿好处。只有这样儿,那才是对自己有好处呢。
 
    此时马超在听了木马的话后,心说你这所想倒是挺好,可是如今没有这个条件啊。上次是有你父亲,这己方才进了三江城。可如今呢,是谁也没有啊,难道说是兀突骨吗?那不开玩笑吗,自己都知道,这兀突骨和孟获,那两个人就是穿一条裤子的,所以什么都别说了。
 
    但是他也不会这么对木马说,他只是简单说了一下,“这木马啊,如今可是没有这个条件啊?是不是?”
 
   
 
    马超那意思,巧妇都难为无米之炊,所以就更别说如今这个情况了,己方要如何是好?
说吗。
 
    木马毕竟还年轻,所以一听马超所问,他是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连忙说道:“主公所言不错,这,这个倒是属下没有考虑到的啊!”
 
    马超听后一笑,说道:“这个不怪你,其实木马你能想到如此,已经是很让我欣慰了!不过确实,还是有欠考虑,以后想问题,必须要全面去思考,知道了吗?”
 
    “是!主公,属下知道了!”
 
    木马确实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他也知道,这自己真是想得还是少了。
 
   
 
    而马超则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木鹿大王让他小儿子跟着己方,其实也未尝没有让自己教导木马的意思,这个事儿,自己确实是有责任的。毕竟如今木马还年轻,所以很多东西,都是他要去学习要去懂得的。
 
    就算不为了木鹿大王,也为了木马能给自己效力,帮着己方,帮自己做事儿,自己也有责任好好教导他成/人成才。
 
    在马超看来,这自己是义不容辞,别说木马是自己属下,就算他不是,那么看在木鹿大王的面儿上,自己也得如此,不是吗。毕竟这南蛮的事儿,肯定是少不得木鹿大王的帮衬,有了他和杨锋,那么孟获并不足为虑。如今他银坑洞,说是被自己给打残了,其实也真是这样儿,所以自己还是有顾虑不假,但是却少了很多。(。。)
 
 
第三八九章 马孟起聚众再议(续)
 
    所以如今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孟获真正臣服己方,说白了,只要孟获是真心服了自己,那就够了。<strong>求书网Http://wWw.qiushu.com/</strong>
 
    这马超不是说就让孟获一辈子都老老实实的,其实不用,只要他能安稳了十几年二十几年,那就足够了。当然没要求他一辈子,反正还是那话,只要自己活着,他们能安稳,那就可以了。
 
    就像当年蜀国,诸葛亮让孟获服了之后,至少诸葛亮活着的时候,孟获确实是给他面子,他活着的时候,南蛮都没有什么大事儿。至于说诸葛亮时候,那么也不是他能去管得了的了。
 
    而马超其实也想着,自己能像诸葛亮那样儿,从如今的情况来看,这个可能难度要大些?毕竟孟获比自己年纪还小,他臣服诸葛亮的时候,年纪比如今可大多了……
 
    不过对此,马超还是有信心的,这是没错,毕竟如今还是己方占据着优势。
 
   
 
    马超此时再次问向了众人,“不知各位还有和想法,畅所欲言即可!”
 
    这时候开口的是陆逊,就听他此时说道:“主公,属下以为,木马之言,不无道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