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可能也知道去想一想所以更何况是金环三结还有

 孟达闻言是在心里暗笑,心说我也不这样儿的话,你金环三结还能这么问下去吗?所以……
 
    不过他此时却是说道:“这个,实不相瞒,我就实话实说了,今日不算,但是不出三日,我军从成都而来的五万人马,毕将到达三江城!”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一听,赶紧是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那意思真的假的?不过最后两人都是微微点头,那意思估计八成是真的啊。毕竟这在益州的凉州军有多少,他们这儿也没有具体的数,但是他们大致上却知道,那是至少比己方多了一倍啊。所以这马超再从成都调过来五万人马,那一点儿都没有问题。
 
    这就只能说南蛮这边儿对成都的人马数量,还真是不怎么了解,毕竟凉州军太多了,所以他们如今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只是知道,比己方要多,这是肯定的。
 
    其实在益州的凉州军,绝对没他们想象得那么多。当然了,要是加上那些郡国兵,那确实,倒是不少。可是就以正规的凉州军来说,却绝对没有那么多。(。。)
 
 
第三九七章 孟达劝说两洞主
 
    要不然的话,马超如今也不至于是无兵可派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这个可不是说在益州的凉州军,除了马超这儿的其他的就一个都没有了,那当然是不可能了。
 
    但是说起来,还剩下的那些人马,却是有着艰巨的任务的,不要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那是绝对不能动用的。毕竟马超要是把所有在益州的凉州军都给拉到三江城这儿来,是,那时候人马倒是多了,但是成都谁去驻守?还有其他的郡县,谁去驻守?
 
    益州难道说就没有其他威胁了吗?可以说除了南蛮之外,还有羌人,要知道羌人的地盘,和益州也一样儿是有挨着的地方,这是一点儿都没错的。而且还不止是羌人这么一个威胁,其实在西南还有其他的地方,譬如说西南部挨着的盘越国、还有掸邦等等。
 
    这么说吧,在益州人马充足的时候,这些地方肯定都是老老实实的,可是一旦没有什么精兵强将驻守城池了,那么一些跳梁小丑,基本也都要蹦出来了。
 
   
 
    天底下从来都不缺少扯火打劫、落井下石的人,所以真是,不得不防啊。
 
    孟达看到两人表情后,是心里暗笑,心说不怕你们不上钩啊。毕竟他也知道,这南蛮对于己方成都的情况,真就不是那么了解。这个要怎么说呢。可能孟获三江城银坑洞这边儿,对己方有些东西,他们确实是。还可以说是挺了解的。可是有些东西呢,别说是他们了,就是己方的这些人,都不见得知道多少,所以……
 
    当然了,这孟获一样儿,他也派出探子细作在成都。这是有,可是有是有,可却并不代表就一定能起到多少作用。这个异族毕竟是异族。要是说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所派的细作,那倒是挺厉害,可是换成异族的那些探子、细作,那可真不是小瞧他们。确实。和汉人相比,他们还差着一块儿呢。
 
    因此,孟达看到了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的表情后,是心里不住暗笑冷笑,还愁你们不上钩吗?孟达不担心这个,因为他确实是信心十足。
 
   
 
    此时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都没说什么,因为他们想听听孟达这个时候要说什么。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毕竟之前这位先是说了,有大事儿。关乎自己两人生死存亡的大事儿要告诉自己两人。然后又说,凉州军三日内就又有五万人马来三江城。这不都是为了之后的话做铺垫吗。
 
    两人虽说头脑不怎么样儿,但也真是,在关乎他们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这大脑还是知道去用一用,转一转的。不管怎么说,这要是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去多想想的话,那和傻子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了。
 
    当然了,也许就算是傻子,可能也知道去想一想,所以更何况是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他们两人了,怎么他们确实是比傻子强啊。
 
    孟达知道两人的意思,这都算是心照不宣啊了,所以他此时直接就说道:“二位是等着我说话啊,呵呵,这个自然,我是要继续说的!”
 
   
 
    两人此时是忙做出了一副你说,我们仔细认真去听的架势,就听孟达再次说道:“我孟达敢问二位一句,如今我军援军马上便要抵达三江城,所以问一问二位,这三江城还能守住多少时日?”
 
    这,一听孟达所问,两人都在心里摇了摇头。金环三结心说,这他娘的我哪知道这个,不过看起来,要是凉州军五万人马真要到了,这己方的三江城肯定是要更早被攻破啊!
 
    至于说阿会喃的心里,大致也是如此意思,他心说,这我也不清楚,不过这己方压力更大,那是肯定的。孟优是,他有点儿本事不假,但是如今三江城就这么些人马,所以还能守住多少时日?
 
    反正阿会喃是也没底儿啊,所以两人此时都看向了孟达,金环三结说道:“这,我只知道,真要如此的话,我军肯定是要更早丢失三江城!”
 
    阿会喃点头,“确实,我也是如此想法!”
 
   
 
    孟达心说,好,真好,你们这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走着呢,真是太好了,也许今夜我不费劲儿,就能让你们就范!
 
    孟达自然是有信心,他认为,如今这情况,可都是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着呢。如果真说起来,这还是比自己所预想的,更好!
 
    可不是吗,因此,他是满意的。可不是对自己满意,而是对这个事儿满意。因为照这么下去的话,那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
 
    他此时点头,“不错,看来二位看得倒是很清楚,真是洞若观火啊!”
 
    两人倒是都知道,孟达这是捧他们呢,而这个时候他们听了这话可没有什么高兴的,因为还有更为重要的东西,需要他们去了解。
 
   
 
    不过还没等他们继续问,孟达便再一次对两人说道:“二位看得清楚,那么难道就没有想想自己的后路?”
 
    孟达那意思也很明白,也就是说,这孟获最后败了的话,你们怎么样儿?是要和他一样儿成俘虏,还是有其他的想法呢?只是他没直接说,不过这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孟达认为,只要不是傻子,那都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确实,这时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对视一眼,他们都明白了孟达的意思,心说这孟达问自己两人何去何从,还不是想让自己两人投诚?但是虽说自己两人也有那个意思,不过这……
 
    这其中的问题,到底要如何去解决呢?是啊,这问题少吗,怎么去和马超联系,怎么样儿给马超投诚,怎么去……
 
    他们倒是暂时没想起,这面前不有个现成的敌军将领。
 
   
 
    金环三结说道:“这……”
 
    孟达则是嘿嘿一笑,“二位还没明白吗?呵呵,我的意思!”
 
    说着,孟达一指自己的鼻子,对两人说道:“二位真就以为我是中箭负伤,然后失守被擒?”
 
    这两人一听,是啊,你不就是中箭受伤了吗,之前白日的时候,还是自己两人找来医者给你巴扎好的呢,这伤是真的!
 
    可是他们仔细一想孟达的话,他们心里也是犯了合计,
    两人都点了点头,心说原来如此!看来不止是自己两人,包括孟优,还有己方银坑洞的士卒,包括乌戈国的步卒,可都是被蒙在鼓里了!
 
    不过这也难怪,老人们常说,汉人狡诈啊,这可是半点儿都不错。看看,从禺同山到这儿,这汉人都狡猾成什么样儿了,真就不是己方的人所能去比较的。这谁能知道,原来被己方所擒,却也是他们故意如此的,而且就是为了见自己两人,然后让自己两人投靠凉州军!
 
    反正之前,自己两人正是没想到过这个,这如今听孟达一说,这倒是都明白了。
 
    阿会喃对孟达说道:“你们可真是,真是煞费苦心啊!”
 
    金环三结也说道:“就是!这就是为了让我们投靠你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