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所以孟达只能是异常平静地说道如果你今夜不把

 
    孟达确实,他几乎不会去做那无把握的事儿。txt小说下载80txt.com之所以他认为这个时候是个机会,那还是因为这已经过了几个时辰,他算是了解到了一些东西,而且还是对他很有用的东西。
 
    之前刚被软禁起来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不过之后,等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离开后,他是用了一些办法,是打听了出来,原来看守他的人,不是银坑洞的士卒,却是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两人的心腹。说白了,是他们两人洞中的士卒,如此一来,孟达就知道,这难道不就是大好机会吗。
 
    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孟优让银坑洞士卒押着孟达的,不过之后,确实换成了两人的心腹。毕竟孟优把这个事儿交给他们两人了,那么其他的自然就不管了,他只要求两人看住孟达就行。至于说其他的东西,孟优都不看重。
 
    毕竟说起来,这银坑洞的士卒,孟优让他们去看守孟达,他认为还不如去守城。
 
   
 
    怎么说银坑洞的士卒的战力可比金环三结还有阿会喃他们两人洞中的士卒战力要强,所以对于两人用自己士卒看着孟达,孟优半点儿意见都没有,反而他认为,两人做得其实挺对的,也挺好。因为如此一来,好像对谁都好,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就不得不说。异族和汉人确实不太一样儿。要是换成是汉人的话,估计不会撤下自己的心腹,肯定得是自己手下人看着俘虏最好。要是换成是其他人看着俘虏什么的。那么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呢?
 
    孟达此时是大喊道:“来人,来人啊!”
 
    从外进来一个士卒,也不知道是金环三结的手下还是阿会喃的士卒,只见来人喝道:“吼什么,有屁就放!”
 
    要说看守孟达的士卒,那还是会说汉话的,所以说出来汉话。那并不稀奇。
 
   
 
    孟达虽说是不愿意听,但是看到士卒进来后,他心里还是高兴的。心说成了!于是他对士卒说道:“我要见金环三结和阿会喃!”
 
    士卒一听笑了,笑骂道:“他娘的我们洞主还有阿会喃洞主,也是你相见就见的?滚回去,老实在那儿待着!”
 
    孟达一听。是这个气啊。心说这可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这要是自己不是故意被俘,不是这阶下囚的话,对方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但是他也知道,这时候绝对不是义气用事的时候,所以孟达只能是异常平静地说道:“如果,你今夜不把他们给找来。那么等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儿。耽误了什么大事儿的话,那么可就别怪我没早告诉你!”
 
    士卒一听孟达这么说,他也不得不好好想想了。[www.mianhuatang.cc 超多好看小说]
 
   
 
    毕竟虽说之前孟达也大喊大叫了好几次,不过那都是无理取闹,确实不足让自己去多想什么。但是这一次,对方如此郑重其事的时候,还真是第一次。并且这次和之前一点儿都不一样儿,之前没说过要找两个洞主,但是这回却是说了。
 
    那么,他真是有要事要对两个洞主说?这时候士卒也不得不去多想了,毕竟他心里也清楚,这如果对方真是有事儿,但真要是被自己耽误了的话,那两个洞主一怒之下,最后受苦受罪的,那还不是自己了。
 
    可对方没事儿,去消遣两个洞主吗?这事儿基本是不可能,看着这个孟达,虽说之前无理取闹不少,但是对于两个洞主,貌似他还不敢。并且真要是那样儿的话,自己就算是错了一回,大不了挨两个洞主说一顿。
 
    可要是真耽误了大事儿,那……
 
   
 
    这士卒也不是傻子,所以想了一会儿后,便权衡出来,对自己的利弊得失来了。心说这个孟达让自己去找两个洞主,这事儿自己还真得去,只有去找他们来,那才算是最好的结果,要不然的话……
 
    所以此时就听他对孟达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你等着,我去找两个洞主来!”
 
    孟达闻言心里高兴,心说这士卒果然还不是废物,也是,这金环三结也好,还是说阿会喃也罢,他们肯定不能让个饭桶来看着自己吧。那样儿的话,可真是有意思了。
 
    此时他点了点头,“如此就对了,我确实是有大事儿要对他们说!”
 
    士卒心说,但愿吧,不过就算是没有,自己最多是被说一下,没什么大不了。可要真耽误了大事儿,那自己有几个脑袋?
 
    所以想到这儿之后,他是马上便离开了,不过他虽说离开了,但是还有人继续看着孟达,他跑不了就是了。
 
   
 
    这时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还没休息,因为今夜正是两人负责值守,而孟优则回去休息。不过这时候还没到呢,需要在亥时过后,他们才去接替孟优,而这个时候,他们暂时是在闲聊着。
 
    结果就听士卒来报,“报两位洞主。那个孟达说是有要事大事儿,要告知给洞主!”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一听,是对视了一眼。那意思孟达他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莫非是和凉州军有关的,能破敌的吗?不过如此的话,可能吗,毕竟他孟达也不像这么快就能出卖马超和凉州军的人啊。而且己方也没有对他如何,他能说这些?
 
    所以两人自然是疑惑,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这事儿自己两人都不知道。那么士卒就更不知道了。
 
    所以阿会喃对士卒说道:“好,你先回去吧,金环三结洞主和我随后就到!”
 
    “是!”
 
   
 
    士卒下去了。这个时候只听阿会喃对金环三结说道:“这个事儿,你看什么情况?”
里有火儿。心说你孟达把我们俩给找来了,结果你就是这个态度?你这样儿也不像是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儿要对自己两人说啊。看样儿不会是消遣咱们吧!
 
    也难怪两人这么想,主要是孟达这个样儿,那可真是,绝对是一副欠揍欠抽的样儿。
 
   
 
    所以两人真就是强忍着,没发作,要不然的话,早就上去给孟达来上几脚了。关键是这位实在是有够气人的,这敢情虽说他孟达被软禁起来了,可是看样儿他是大爷,这咱们都是孙子?要不然的话,看看这位的样儿。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看到欠揍欠抽的孟达后,他们自然也没有客气,直接就找地方坐了下来。毕竟这在自己地盘上,还用得着和孟达客气?再说了,孟达不过就是个俘虏,是阶下囚,所以还有什么和他客气的呢。
 
    不过这时候孟达依旧是那副欠揍样儿,不过金环三结却是问道:“我说孟达,你说吧,把咱们弟兄找来,是为了什么?今夜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你看看我能饶你?”
 
    孟达一听,依旧是笑呵呵地看着他们两人,而此时他不过就是一笑,“我让士卒请你们过来,自然是是有重要的大事儿相告,要不然的话,用得着如此?”
 
   
 
    而阿会喃听了孟达所言后,他是一摆手,“行了,孟达咱们弟兄可不是听你说这些来的,反正你有什么大事儿就赶紧说,咱们弟兄这时辰有限啊!”
 
    阿会喃那意思,你要是没事儿消遣咱们的话,这自己弟兄可是不陪你玩了!
 
    孟达微微点了点头,“这自然是有大事儿,说关乎二位生死存亡的事儿,难道还不是大事儿吗?”
 
    哦?听了孟达的话后,金环三结两人是赶紧对视了一眼,那意思这居然还关乎着自己两人生死存亡的大事儿了?难道说,这是……
 
    金环三结倒是不如阿会喃,他不止是比其着急,而且更是沉不住气,这时候只听他连忙问道:“不知道孟达你所说的这个生死存亡的大事儿,到底是什么?”
 
    阿会喃一听,心说金环三结你这也太沉不住气了,这如今可是他孟达和咱们说,这……
 
   
 
    说白了,他算是有求于咱们,可看看你这样儿,就像是咱们求他什么似的。不过这话阿会喃也不能说,他也算是知道,金环三结就是这个脾气,所以自己还能说什么。其实真要说起来的话,自己其实也就比他能强上那么一点儿罢了,这咱这也别大哥说二哥,其实都差不多少了,还不就这么回事儿吗。
 
    孟达一听,心说就怕你不问,在那装深沉,那样儿的话,自己还真是不那么好说,毕竟自己一个人去说,那可真是太没有意思了。
 
    但是还就不怕你问啊,你这问的是越多越好,越详细越好。这样儿的话不就是更有话对你们两人说了吗。
 
    听完金环三结所问,孟达是装作发愁的样儿,微微皱眉,叹了口气,这样儿却是给金环三结给急的,“我说孟达啊,你这是什么表情,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