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那么自己这个时候从中插

 
    但是孟达其实也都明白,这事儿可没有那么简单。真说起来,见到两人是简单了,但是怎么让他们投诚己方,投靠自己主公,看来自己还得和他们好好说一说才行。
 
    毕竟自己要是上来就说,我要招降你们,你们赶紧投靠我们凉州军吧,估计两人都得拿自己当成有什么疾病的人。但是肯定是要和他们直接说,虽说如今还不是时候,但是慢慢来吧,走一步看一步吧,自己认为机会希望,那都是很大的。
 
    两人看到了被帮着的孟达,他们没多说什么,就是简单看了一下,看看这地方有没有什么东西,能被其人给借助,然后逃跑的。
 
    不过在两人的检查之下,好像真是没有发现什么,至少他们不认为孟达有什么机会能跑了,至少暂时是如此。
 
    两人算是放下不少心,此时阿会喃说道:“孟达你在这儿好好待着,也许到时候你能自由!”
 
   
 
    孟达心里是冷笑了一声,心说我当然是能自由,而且相信会很快的。并且自己还相信,就是你们两人给我放了的,不信的话,呵呵,咱们走着瞧吧。
 
    本来吗,孟达也没指望着自己什么都没说,两人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投诚。但是怎么说呢,这如今自己却也没有看到两人有什么投降的意思在里啊。
 
    其实这个也难怪孟达如此想法,主要是两人如今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些呢,他们如今就是想着守住三江城,还没想着通过孟达投靠马超。要不这两人的反应,确实也不是怎么快,所以他们注定是要屈居人下的了,要不然的话,真就不至于是这样儿。
 
    不过要是孟达真说点儿什么,那么两人就会反应过来,这个是一定的。
 
    而此时孟达微微点头,然后说道:“二位这看到我如今跑不了,应该能放心多了吧!二位放心,我孟达还不会跑,至少暂时不会!”
 
   
 
    两人一听,互相对视了一眼,心说什么叫暂时不会?那意思以后就会了呗,孟达这话,可真是让两人有些生气。心说,这之前没被己方生擒的时候,在城下,你这嘴就不老实,结果到了这儿,你还依旧是这样儿啊!
 
    这么看来,己方士卒刚才把你打一顿,那你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冤。可不是吗,如今自己两人都想揍你一顿了。
 
    真就是这样儿,要不是两人自恃身份的话,估计这时候都已经是冲过去,再把孟达揍一顿了,这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只是之前孟达在城下骂娘的时候,都是冲着孟优和银坑洞士卒去了,好像还真是没有他们两人什么事儿。
 
    金环三结是冷哼了一声:“哼!孟达你想得倒是挺好,不过我看你就是白日做梦!如今你别想跑,以后也别想,除非是我们把你放了!”
 
   
 
    孟达是心中冷笑,心说你们如此想法的话,那就对了。(未完待续)
 
 
第三九五章 金环三结阿会喃(续)
 
    说起来,最后还就得是你们把我给放了啊!但是这话,孟达这时候肯定不能说,也不会说,他只是说道:“呵呵,也许,谁知道了!”
 
    金环三结两人是同时哼了一声,然后也不和孟达多说,他们便离开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求书 小说网www.Qiushu.cC]孟达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说就凭你们俩?还能和我家主公斗?那可真是笑话了,你们这辈子注定是要投靠我们凉州军,不信的话,那只能是走着瞧了!
 
    除非你们是一点儿如此的想法都没有,要不然的话,我还就不相信了,你们不就范!
 
    孟达确实是不相信这个,毕竟他认为,只要两人之前有这个想法,哪怕有那么一丝的想法,最后他们都得越来越松动,然后是彻底投靠己方。
 
    毕竟如今这个情况,自己不相信他们两人看不出来,孟获说白了,就是强弩之末,所以还能蹦跶到什么时候?
 
   
 
    反正要自己说,那么就是和兔子尾巴一样儿,长不了啊。如今来看,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那么自己这个时候从中插一脚,其实就很重要了。
 
    自己相信自己,也更是相信伯言先生还有自己主公,他们一致认为认同的东西,自己自认为是没有问题的。
 
    这时候自己还不能和他们多说,那么也只能是找寻机会了。也许晚上可以?或者是明日?后日?还是……
 
    其实临实施这计策之前,马超就对孟达说过了,让他越早解决此时越好,毕竟己方还是要早些结束南蛮这边儿的事儿的。如果说上次是让孟获给逃跑了,但是这次。马超认为能再一次生擒其人,这个概率还是很大的,反正马超是有信心。
 
    而且他还有个预感。就是认为,这次再擒住孟获。也许就是解决南蛮之事的开端。
 
   
 
    所以凉州军从马超再到众将,可以说都知道,孟达这一环,说是最为关键的,其实一点儿都不为过。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因此孟达身上的压力,他自己也知道,还是很大的。但是他有自信,更有信心。信心就是来自于自己主公、陆逊还有所有凉州军的众将。
 
    并且他感觉得出来,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好像真不是和孟优一条心,那么这事儿,其实就有了去发挥的余地。至少他们不是一伙儿的,面和心不合,那么其实就是最好的情况,只有这样儿,才能更好去实施己方的计划。
 
    这不怕有裂隙,可就怕铁板一块。那样儿的话,孟达可真就是没有什么信心、自信了。可不是吗,要是他们都穿一条裤子的话。那……
 
    后果别想了,但是如今的情况,孟达认为还好,自己只要是静观其变,那么就可以了。至于说最后的结果,自己也是有所预料,那都是没有问题的。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离开软禁孟达之处后,他们派了个士卒,去给孟优汇报之前的情况。当然不可能把对话什么的都去和孟优说。只是大致说了一下,之前他们看到了孟达。然后一切都还没有问题,对方不会逃走。自己两人更是不会给他们机会云云。
 
    毕竟孟优才是三江城的主将,说起来两人都得听他的,那是半点儿不错。所以孟优让他们去看着孟达,他们看完后,就得去汇报。这个哪怕他们自己去不了,也得派人去,所以这不就有了这个事儿吗。
 
    至于说孟优,他依旧是在城头上巡视着,这倒不是看马超凉州军如何,主要他还是在想问题。而这个时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派来的士卒到了,“报将军,金环三结洞主和阿会喃洞主两人……”
 
    听了士卒汇报完后,孟优对其摆了摆手,“好了,我都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江城,还有银坑洞,听到了这个好消息后,应该是能稍微缓解一些了吧。毕竟以前可是对方擒己方的人,可这次却是调换过来了,这难道还不好吗?
 
    以前是个什么情况,都不用多说了,但是如今呢,己方也能擒住对方的将领了,难道不是说明己方进步了吗?
 
    孟优觉得自己兄长还有嫂子,包括乌戈国国主兀突骨,他们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会高兴的。
 
   
 
    他是又再城头转了两圈之后,孟优才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其实别管孟优这人有多少毛病,头脑也不怎么去用,但是说起来,他确实算是一个比较负责的这么一个将领。
 
    至少在守城的时候,在他值守的时候,他是不会落下到城头去巡视的时候,一次都不会落下,而且还比较频繁。所以其人说起来,确实是很负责。他心里其实也清楚,这自己对这事儿,可真是马虎不得,要不然的话,一个大意,最后所导致的,可能就是自己兄长的败亡,这要是如此的话,那么损失可就太大了。
 
    因此为了避免这样儿的事儿发生,孟优比谁都清楚,只能是自己多受点儿累,要不然的话,好像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办法,不是吗。
 
    对于守城,自己只能是认真负责,然后守御的时候,尽全力调动己方士卒去抵挡住马超凉州军的进攻。
 
   
 
    这说起来,自己所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但是就这样儿,这自己如今还真是暂时守住了三江城。至于说之前三江城丢了,自己认为更多的原因其实不在自己,要不是出了一个木鹿大王,那么三江城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被马超凉州军所破。
 
    但是如今来说,说这些其实也没有大用了,毕竟人家破城都破了,并且上一次是杀得己方大败,自己和自己嫂子还有带来,更是被人家给俘虏,自己兄长最后就收拢了几千人,逃到了乌戈国,然后有了搬藤甲兵再次卷土重来的事儿。
 
    说起来,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败就是败了,哪怕有更多的原因,失败也就是失败,孟优确实没有输不起。但他真是一点儿都不甘心,至少他知道,其实当时这事儿未必就一定要那样儿,可是己方的大意,却是让木鹿大王给钻了空子,这个事儿谁都不怨,说起来,还是己方自己的原因。
 
   
 
    自己兄长是有责任的,自己这个守城的主将,还是有责任,所以什么都别说了,其实责任,自己这些人还是都有。不过如今却是没有了木鹿大王,自己倒是看看马超凉州军还能如何破了己方的三江城。
 
    这孟优想法倒是不错,木鹿大王是没有了,如今他倒是早都回八纳洞了。可是木鹿大王走了,去还有金环三结和阿会喃,只是孟优却是不知道两人心里最为真实的想法,还以为他们和自己一样儿,都是要死守三江城的呢。
 
    没办法,这孟优确实,不能去和他兄长他嫂子去比,和带来也是,他也一样儿不如带来。但是孟获既然让金环三结和阿会喃来三江城了,那么就说明了此时此刻,他确实,还是相信两人的。
 
    只是这个相信,不过就是暂时的,却不会是永远的,而且还会有所变化的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