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实实地去看着孟达了其他的心思那么就只能是

  至于说马超还有崔安他们,孟优却是没有奢求过什么,毕竟他心里也清楚,这两人己方肯定是擒不住。这个就不用白日做梦了。但是抛开马超和崔安之外,其他人,他认为还是有可能的。毕竟他也知道。这战场之上,就是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不能确定,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所以……
 
    结果孟优在城头便看到这么一幕,当孟达中箭落马之后。己方早已准备好了的士卒,是从三江城冲出了城外,直奔孟达!
 
    不过马超凉州军那边儿也不甘示弱。他们也冲出了十几骑向孟达奔来。但是怎么说呢,谁都看得出来,这马超那边如今距离孟达,相对来说远了一点儿。
 
   
 
    因为孟达这次带马上前的距离也不短。所以他和三江城的距离绝对是比马超凉州军那边儿的距离要近。所以最后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啊!
 
    孟优是在心里鼓劲儿,心说,快点,快点儿啊!还好,自己也是让己方骑兵出马的,要不然的话,还真是。肯定就没人家快了!
 
    结果自然是孟优这边儿的人先到一步,把受伤的孟达直接给生擒活捉回了三江城。说是简单。其实没这么简单。毕竟孟达也反抗了,但是这孟优所派的人,可也不是饭桶废物,应该说都是银坑洞士卒中的精锐,所以几十人,直接就拿着网给孟达套住了,这他又没有崔安那么大本事,所以自然是被敌军给生擒。[八零电子书wWw.80txt.COM]
 
    当马超凉州军的人到来的时候,人家都先走一步了,要回三江城,不过凉州军的人,自然不会让对方那么轻易就进三江城,所以也用箭射死射伤了五六个人。
 
   
 
    不过在银坑洞士卒付出了微小的代价后,却是把擒住的孟达给带进了三江城。孟优一看,直接笑道:“哈哈哈,好,好啊!马超,凉州军,你们也有今日?哈哈哈!哈哈哈哈!”
 
    孟优确实乐得不行,毕竟对他来说,这以前都是己方在这方面吃亏,这如今终于是让马超凉州军也吃一回亏了。
 
    因此他也算是有些得意忘形了,以致于孟优干脆是一点儿也没想这其中一些不太符合平时情况的那些东西。当然了,这也是和其人的头脑有关系,所以他没想到,也没去多想什么,他就知道己方抓住了敌军大将,这就是大功一件,绝对是有资本和马超谈判。听闻马超其人,那可是一个爱护将士的这么一个诸侯,所以还怕他不就范了?
 
    至于说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心里也是高兴,但是他们可和孟优所想不一样儿。并且两人更是没想太多,在他们看来,自己两人最后按照自己两人的想法去做,那么就好。
 
   
 
    孟达被银坑洞的士卒给押上了城头,来见孟优三人,孟达此时是一脸不忿的样儿,对着孟优就是破口大骂道:“呸!孟优,你个孙子就知道暗箭伤人,还有什么本事,爷爷今日什么都不怕!来个痛快吧,皱一下眉头,爷爷就不是好汉!”
 
    孟优一听孟达所说,他难得地没有生气,却是一笑,然后对孟达说道:“孟达,如今你是阶下囚,是我军俘虏,我军自然不会把你如何。想死,哼,没那么容易!你要是死了的话,我们拿什么和马超去谈判?你说是也不是?兄长说你们汉人都有些头脑,不过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貌似也不怎么样儿啊!要不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再说了,那样儿会被我军给生擒?”
 
    孟达一听孟优所说,他就不再言语了,不过心里却是暗笑,心说你孟优自以为是,以为擒住了我,就能拿捏我家主公,那可真是白日做梦!你在算计我主的同时,岂不是我家主公和军师,还有众同僚,可是把你三江城都给算计进去了!
 
   
 
    当然这话都是孟达心中所想,他是半个字都不会说出来。所以他此时什么都没说,只是偏过头去,不再看孟优。
 
    但是之前他可注意到了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虽说孟达也看得出来,两人是高兴,但是他却感觉得出来,他们这个高兴劲儿,和孟优还不一样儿。至于说到底差在什么地方了,孟达也说不好,反正就是一种感觉吧。
 
    他相信自己这个感觉。也更相信陆逊还有众将的商讨,只要自己能和他们两人对上话,那么他们就一定能给自己主公投诚。孟达就这么有信心。要不然的话,这样儿的事儿,他肯定不会来的。毕竟风险是有,但那只是一方面而已。如果说要是自己来这儿。都是徒劳的话,那么其实也没有什么意思。
 
    说实话,孟达肯来实施计,其实确实他想立功,而且还是立大功,因此他觉得自己自然就是当仁不让了。
 
   
 
    可不是吗,就是如果说他看不到立功的希望的话,那么他肯定要想办法推脱。如果说要是可以的话。但是要真是推脱不了,那么在马超的面前。在自己主公那儿,孟达就算是硬着头皮,他也得往上上了。毕竟如今他也清楚,这自己主公确实算是重用自己,所以自己要真是对一些事情推脱的话,那么好不容易在自己主公那受到的重用,可能就要付诸东流了。
 
    并且孟达心里清楚,这要是真那样儿的话,估计在自己主公那儿,对自己的印象,那肯定就要大打折扣啊。不过他却不知道,对于他这个人,马超是如何看待的,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只是孟达不清楚而已。
 
    可以说马超算是一个真正了解他不少的人,这个孟达自然是不知道,要不然的话,他也不至于是这么个想法了。但就因为孟达还算个人才,因为马超也是,能安全用他的时候,马超还是,不会去雪藏的。
 
   
 
    看到孟达这个时候不吭声了,孟优是嘿嘿一笑,然后对着士卒一摆手,“带人下去,好好看管,不得有误!”
 
    “是!”
 
    然后银坑洞的士卒,便把五花大绑着的孟达给押了下城头。等他们下去后,孟优便对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说道:“今日我军生擒了孟达,二位,咱们的机会来了!”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一听,他们是忙装傻地问道:“不知是什么机会啊?”
 
    孟优是对两人笑道:“哈哈哈!自然是我军与马超谈判的资本!有了凉州军大将再次,我就不相信马超他能继续进攻三江城!”
 
    阿会喃听了孟优的话,他忙说道:“如此来说,还真是这样儿啊!这如今那个孟达在我军手中,那马超还不是要看着咱们脸色行事?”
 
   
 
    金环三结也在一旁是连连点头,“就是就是,我看也是如此!”
 
    孟优说道:“不错,正是如此!不过这孟达,却是要交给你们了,务必要好生看管,且不可让其人抓到进会逃走!”
 
    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是拍着胸脯保证,金环三结说道:“此时你就放心吧,我金环三结定然不会让其人跑了的!如果真有差池的话,我提头来见你!”
 
    阿会喃也说道:“不错,我阿会喃也是!要是孟达跑了,我也拿着脑袋来见你孟优!”
 
    听了两人这么说了,孟优是一笑,然后说道:“我自然是相信二位的!此事还非你们二位不可,这孟达千万要看住了!”
 
    “是!”
 
    “没问题!”
 
   
 
    之前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一听孟优不杀孟达的时候,他们两人就有些失望。其实在他们发现孟达不过是受伤,却是没死的时候,他们已经是失望了。
 
    但是怎么说呢,他们还有些侥幸心理,毕竟他们也知道,这个孟达之前是把孟优骂得那么惨,连祖宗十八代都给加进去了,这孟优真就能轻易放过其人?
 
    结果最后的结果,依旧是让他们两人失望了,因为孟优就好像把之前的事儿给忘了似的,而且孟达再一次骂他,他也没有什么太过激的反应,这个时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就明白了,感情这孟优也真不是白痴、不是傻子啊,还知道个轻重。所以想让他杀了孟达,那是不可能了。
 
    最后让士卒给孟达押下去看管,然后他还把其人交给了自己两人,让自己两人看着,这自己两人也都没办法,只能是答应同意。
 
   
 
    不过他们心里却清楚得很,这个时候,自己两人就只能是老老实实地去看着孟达了,其他的心思,那么就只能是暂时给熄了。
 
    毕竟要是自己两人给孟达杀了的话,是,这也许是能让马超和孟获他们结成死仇,但是最后,估计最先死的,还是两人。因为毕竟这事儿是自己两人去做的,所以孟获、孟优他们没死,但是两人却会先死了,这和自己两人的想法不符啊。
 
    所以对于这个想法,两人是暂时不去想了。反正孟达只能是死在孟优的手中,死在己方银坑洞士卒或者是乌戈国士卒的手中,但却绝对不能死在自己两人的手中,这个是一定的。
 
    因此他们也不多想了,只能答应了孟优所说,到时候好好看着孟达吧。看着其人的意思,是要用孟达来牵制马超,这也不知道马超凉州军那边儿要如何去应对。(。。)
 
 
第三九四章 金环三结阿会喃
 
    不过看汉人那么奸猾,那么这样儿的事儿,想来他们也一定是有应对的方法吧。(棉花糖小说网 Www.MianHuaTang.C&#9
 
    想到这儿,两人心里就是一笑,心说这可真是,这自己两人想这么多做什么呢?这到时候马超如何去做,和自己两人有关系吗?
 
    还别说,这事儿最后可就有了关系了,但是如今这个时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他们自然是不知道了。要不然的话,他们肯定就不会是如此的想法。而且就凭他们那大脑,要是能想到这些的话,那也真不至于是混到了这样儿啊。
 
    两人加上已经挂了的董荼那,三人算是被孟获压了多少了,所以要是他们头脑真不错的话,至少三人联合在一起,就算是拼不过孟获,但是另立门户,还是没问题的。是啊,打不过人家,还不能跑吗,但如今是个什么情况,那就不用多说了。
 
    孟优发现城下的凉州军已经是撤退了,他心说,这马超是没有办法,只能是撤退了。
 
   
 
    也是,想想连己方的大将都已经被人家生擒了,这真是赔大发了。可不是嘛,这孟达怎么说,那也是马超比较器重的这么一个凉州军将领啊,要不也不至于让他又是攻城,又是来叫阵的,所以连孟优都看得出来,马超其人是挺重用孟达的。
 
    而看到了凉州军已经撤退后,孟优便对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说道:“二位,如今凉州军已经是无奈撤退,今日他们是不会再来进攻了。别的不说,就说如今凉州军大将孟达在我军手中。马超就得掂量掂量才行啊,二位说是也不是!”
 
    “是,对。之前都说了,还不就是这样儿!”
 
    “不错。(www.QiuShu.cc 求书小说网)就是如此!这孟达在我军之手,马超还能没顾虑?”
 
    孟优点头,“所以还得麻烦二位去看住那个孟达,那位
    然后孟优一摆手,两人便下了城,去找孟达了。毕竟他们如今这就有了责任了,只要一下城头,那么之后孟达那边儿出点儿什么事儿,那就只能是他们两人给孟优交待了。因为谁让孟优已经是把这个孟达交给两人去看管了呢,因此他们是难逃责任啊,他们都明白。
 
    来到了软禁孟达的地方,说是软禁。其实还依旧是给孟达绑着呢。没办法,对于凉州军的人,从上到下。银坑洞士卒都是深恨之。不管是上到作为主公的马超,还是下到一个普通的士卒,可以说都是银坑洞士卒仇视的对象。因此就更别说是孟达这个凉州军的大将了,而且还是马超所器重的这么一个将领。
 
    因此孟达虽说是名为被软禁起来,但是却没得到什么好待遇,先是被银坑洞士卒打了一顿,然后就给他扔到了这地方。
 
   
 
    要说孟达从在益州军开始,到如今的凉州军,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罪。但是这么说吧,为了大计。他如今却也不得不忍辱负重。因为他明白,自己忍不住的话。那么也许就要前功尽弃了,这都不是什么没可能的事儿。
 
    并且他还想到了古人的例子,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心说自己虽然是,不能去和勾践比,但是自己如今不是卧薪尝胆,但却也是忍辱负重啊,因此可真是,自己更能体会当时勾践是怎么忍受着这些,然后最后报仇雪耻的。
 
    还别说,这自己就受到这么一点儿,都已经是不想忍受了,但是当初的勾践,那可真是,忍受太多太多的东西了,比自己何尝是强了千百倍。
 
    这个真是,不承认不行,还得是佩服人家,能那么忍,最后是一举胜利了,这可真是,付出了太多太多。
 
   
 
    孟达是好不容易刚休息了一会儿,消停了,可就在这个时候,金环三结和阿会喃两人是联合来看他了。说是看他,倒不如说是来监视他的更好,因为两人也害怕,万一被这个孟达给跑了,这自己两人要如何去给孟优交差。最后估计还是自己两人要受到大处分,能不能保住小命,那都不好说啊。
 
    毕竟孟获如今最为看重的就是守住三江城,如果他知道了这事儿,那可真是,两人都不敢去想。不过即便是到了此时此刻,两人还是没有想到孟达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更不知道孟达实际就是为了他们才来的。
 
    所以在见到了两人之后,孟达心里高兴,心说这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自己都不用想法设法去找他们两人,这两个人就送上门来了。可不是嘛,要是什么事儿都这么简单就好了,这不就是该着自己立大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